新闻快讯新闻快讯

江苏淮安一剪梅集团起诉一剪梅破产管理人

  江苏淮安一剪梅集团起诉一剪梅破产管理人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民事维权报道之一
  中央释放“超常信号”:依法打击侵犯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违法犯罪活动,平等保护民营企业及经营者合法权益,在这种大背景下,江苏淮安市著名民企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能否带领一剪梅挣回失去的合法权益?
  前些年在淮安发生了一起震惊江苏的特大冤案:其声名传播大江南北的民营企业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因抗拒当时淮安主政官员的“马屁旨意”被送进监狱,而就在张旭升服刑期间,当地政府派员强行介入和操控民企一剪梅集团的破产程序,让一剪梅集团遭受了灭顶之灾,当地政府涉嫌严重行政违法,而作为一剪梅集团处理破产事宜的破产管理人——淮安新元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破产管理人)不但不勤勉敬业‘廉洁自律,反而利用工作便利大慷企业之慨挥霍浪费,严重侵害一剪梅集团的合法权益。令人欣慰的是,为了加强对民营企业的保护,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中央密集出台多个文件,明确提出要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创新良好法治环境,依法保护企业产权,并强调依法打击侵犯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违法犯罪活动,平等保护民营企业及经营者合法权益。“东方风来满眼春”——在高层好政策的强力推动下,民企一剪梅集团一度失去的合法权益是否能完满回归?淮安法院系统将如何审理一剪梅集团诉一剪梅集团破产管理人案?对此,想必将引发淮安公众的密切关注。
  江苏淮安市清江浦区法院于新年元宵节(2月19日)下午二时再次开庭审理一剪梅集团起诉该集团破产管理人案,本案的被告是淮安新元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元所)等。一剪梅集团是江苏省淮安的民营企业,曾经为淮安市的企业改革和经济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一剪梅品牌的产品也曾经是我国的知名品牌。而在2010年1月8日,淮安中级法院按照政府的旨意,宣布一剪梅集团进入破产程序,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淮安新元会计师事务所从2010年初进驻一剪梅集团。至2014年初,短短4年时间里,破产管理人以各种名目耗费了一剪梅集团884万元的费用!根据我国《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管理人应当勤勉尽责,忠实履行职务;管理人未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给债权人、债务人或者第三人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一剪梅集团起诉新元所,足以得到《企业破产法》的支持!
  2016年2月3日,淮安中院依法将一剪梅集团公章及管理权交给张旭升,自此又重新掌管一剪梅集团。一家曾经闻名全国的著名民营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其董事长张旭升惹上牢狱之灾,案后隐藏着惊人的内幕......
  2004年9月初,淮安市纪委根据时任淮安市主要领导人的批示,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著名民营企业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和创始人张旭升 “双规”近100天。张旭升被“双规”的原因很简单:该领导指示张旭升将一剪梅集团的下属企业——淮阴罐头饮料厂(该厂拥有近100亩土地和4万多平米厂房,其时经营状况良好)以400万元的超低价格出售给该领导人介绍的“香港”客商——该港商是某位“大人物”的亲属,某领导想通过一剪梅集团让出重大利益“玉成”他巴结“大人物”的心愿。习惯了“市场为王”的张旭升没有服从权力的错误指令,由此得罪了那位一手“遮”淮安的主要领导,进而也开始了张旭升的厄运......
  2006年8月,原淮安市清河区法院以所谓张旭升“职务侵占11.35万元、挪用资金39.82万元”为由,判处张旭升有期徒刑8年。张旭升不服上诉至淮安市中院,淮安中院以“职务侵占11.35万元,挪用资金417.82万元”的所谓“犯罪事实”判处张旭升有期徒刑9年。张旭升被淮安中院加刑的原因是:不同意淮安中院提出的“把企业交给政府处理”。
  2007年2月8日,张旭升被押送至南京浦口监狱服刑,2013年1月6日刑满获得自由。
  在张旭升失去自由期间,淮安市政府组织“工作组”进驻一剪梅 ,政府工作组组长、淮安经济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副局长王志山,自2007年初起,开始插手民企一剪梅集团有关事务。
  2007年3月28日,王志山操纵一剪梅集团所谓的工会选举,让既不是一剪梅集团职工更不是一剪梅集团股东的朱建波(注:朱建波于2002年退掉企业的股金,并辞职到泗阳开了家个体超市)当上了工会主席。2007年4月28日,王志山又主持召开一剪梅的工会(职工)代表大会,非法选举朱建波等人为一剪梅集团董事。在王志山的运作下,朱建波又成为为一剪梅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并继续担任工会主席,尽管淮安市清河区法院(2007 )河民二初字第283号判决一剪梅集团职工代表大会选举的董事会无效,但在王志山的支持下,朱建波一直行使着一剪梅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的职权,主持一剪梅的全面工作。
  把朱建波扶上一剪梅集团“董事长”的宝座以后,政府工作组组长王志山与朱建波等人相互勾结,大肆挥霍,非法处置和侵吞一剪梅集团的资产。
  淮安市“政府工作组”入驻一剪梅后,一方面王志山安排朱建波将位于深圳路一号原一剪梅集团总部的65亩商业用地,无偿给予市政府,该土地在2009年以1.35亿价格卖出。另一方面,淮阴百货大楼拆迁,王志山安排朱建波以1242万元的债权转让给南京华证公司,南京华证公司却在明知此处补偿款2100万元的情况下,以850万元价格将债权转让给清河区政府,补偿款参照同位置的文化用品大楼应为7880万元。
  ……
  2009年元月12日上午,政府工作组组长王志山召集淮安中院法官、律师、朱建波等人在开发区政府会议室开会,王志山说:“解决一剪梅只有走解散这一步。”王志山安排从开发区经济发展局一剪梅资金账户中支付淮安中院12.98万元诉讼费用,并支付了一剪梅解散案律师费6万元。
  2009年10月28日,淮安市政府副秘书长吴振华、淮安开发区发展局副局长(一剪梅工作组组长)王志山、淮安中院民二庭庭长蒋其文等人开会,专题研究决定启动一剪梅破产程序。
  2010年元月8日,淮安中院裁定一剪梅集团进入破产程序,并指定淮安新元会计师事务所为一剪梅集团破产管理人。2010年元月18日,新元会计师事务所进驻一剪梅集团。
  2010年4月,张旭升假释出狱,当天便前往殡仪馆为父母办理下葬事宜,父母因为儿子被抓,积郁成疾已双双去世。2013年元月,恢复自由身的张旭升选择继续申诉,背冤在身的张旭升何以让老人在九泉之下瞑目?!
  在张旭升的不断申诉下,2015年6月15日,淮安中院依法撤销了一剪梅集团破产程序。
  张旭升从淮安中院委托的淮安禧联华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关于对一剪梅集团(淮安)有限责任公司破产管理人资金来源及使用情况的专项审计报告”及查账中发现:自2010年2月至2014年5月(王志山从处置一剪梅资产的资金中)共拨付破产管理人资金1038万元,破产管理人开支了“破产费用”884万元,其中有:(1)未经法院批准不合法聘用人员工资福利费高达1555945.15元;(2)支付保安人员看门费用551250元;(3)吃喝玩乐的招待费用371891.90元,大部分为定额发票,且所盖图章模糊不清,根据可辨认统计,其中用于各种娱乐场所、旅行社及礼品店的消费发票就有106295.00元,未盖章发票14335.00元……。一剪梅集团破产费用中列支了政府工作组组长王志山、破产管理人负责人李建国,“伪董事长”朱建波及聘用的两位美女会计去上海世博会游玩等费用10360元,此外还报销了破产管理人办公室主任王金和和会计马莉莉去云南西双版纳的“考察费用”8000元。难道一剪梅破产“破”到了上海世博会?“破”到了云南?
  如此巨额的破产费用,即便是再好的企业也会被“破”掉!张旭升在气愤之余决定对破产管理人提起民事诉讼。
  这场诉讼官司的胜败,不仅是张旭升及一剪梅的命运,也涉及到更多民营企业家及民营企业的命运,更涉及到中央保护民营企业和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一系列政策及其相关法规措施能否落到到位。
  从2018年开始,各级法院开始按照中央和最高法关于保护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精神,对侵害企业合法权益的行为,该打击的打击、该判刑的判刑;对发生在民营企业家身上的冤假错案,该平反的平反、纠错的纠错。换句话说,纠正发生在民营企业家身上的冤假错案,一方面应依法纠正侵害民营企业的违法行为,一方面应依照法律程序改判冤假错案,对背冤的民营企业家予以依法洗清诬枉冤屈。有专家指出:纠正一个案子胜过下一百个文件!最高检强调,要以发展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办案中坚持罪刑法定、法不溯及既往、从旧兼从轻、疑罪从无原则,对于确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错案冤案,坚决予以纠正。一批涉及民营企业家的冤假错案的平反昭雪,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的坚定决心;充分体现了国家依法平等保护非公有制经济的政策精神。社会舆论普遍认为:依法纠正涉及企业和企业家的案件,向国内外、全社会释放了党中央加大产权保护力度、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强烈信号。一剪梅集团的合法权益遭遇了政府行政权力和破产管理人的侵害,政府和破产管理人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淮安法院如能依法审理判决本案,将会给整个江苏省释放一个重要信号:中央关于保护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的精神开始落到实处,从而有利于增强企业家人身及财产财富的安全感,稳定社会预期,使企业家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专心创业,充分发挥企业家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促进经济持续平稳健康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淮安法院将如何判决本案,广大公众拭目以待!江苏省的企业家拭目以待!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